chơi tài xỉu(www.84vng.com):专访杨丽萍丨孔雀没有折翼

chơi tài xỉu(www.84vng.com):chơi tài xỉu(www.84vng.com)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chơi tài xỉu(www.84vng.com)game tài Xỉu đánh bạc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chơi tài xỉu(www.84vng.com)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

专访杨丽萍丨孔雀没有折翼

每日经济新闻 2022-10-24 17:55:35

◎“人会走向衰老,走向死亡,这都是必然的。”杨丽萍回应道,“但你的精神是年轻的,你的气息是美好的。只要自认为过得好,没有伤害其他人,就可以。望我们都能自在。”

◎“反正从古到今,没见到哪个舞蹈家多富有,跳舞创造的财富和流量明星不同,和其他行业不一样。这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行业,一个一个动作去跳,一张一张票去卖,都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这不是一个发横财的职业。”杨丽萍说,“我需要赚钱养活自己和这个剧团,但不是贪婪”。

每经记者 丁舟洋    每经编辑 张海妮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真的是杨老师!”台下观众激动地站起来欢呼鼓掌。

朦胧的水雾中,杨丽萍的身影从若隐若现到逐渐清晰,纤毫毕现的羽毛紧身舞台服下,63岁的杨丽萍,其身姿与二十多岁时别无二致。

10月,杨丽萍的经典之作《孔雀》舞剧正在巡演,杨丽萍已不再主演,但每一次她身披孔雀舞服在谢幕环节的惊喜亮相,都能被观众们视为最大的“彩蛋”。

舞蹈,是杨丽萍的生命信仰。而在杨丽萍从艺五十年之际,她不得不含泪道别,解散自己一手组建的《云南映像》舞蹈团。

“长期聘用的演员只剩两三个,用项目制的方式与自由舞者合作。”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杨丽萍经纪人王焱武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新冠疫情反复,定点演出收入缩水,公司只能以此控制成本,撑过难关。

“孔雀公主”又一次失去舞台,杨丽萍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起时,已平复了心情,“没有演出就休息,经营生活,热爱生活。生活也是艺术。”“比如开了短视频账号,分享美的事物,介绍一些作品,重排舞剧《孔雀》,在社交媒体里发现年轻的舞者们。”

还好,后会有期。“生活中有很多坎坷,但舞台永远美好。”杨丽萍的言语中仍充满希望,“身体会衰老,生命也会,但我们的灵魂可以永远地舞蹈,我们一起努力吧。” 

图片来源:杨丽萍微博

把我放在哪里都会活得有滋有味

一路“孤勇”,不跳《天鹅湖》跳《雀之灵》的杨丽萍很快又开始了第二次“叛逆”。

当所有人都认为留在北京才有更好的前途时,杨丽萍在1999年离开北京,把户口迁回云南。她去大山里挑选土生土长、和她当年一样完全没接触过舞台的年轻人,成立自己的舞团、文化公司,做大型原生态舞蹈演出《云南映象》。

《云南映象》排练了两年多,历经磨难,于2003年3月第一次公演,但随后遭遇了“非典”,舞团几乎解散。

“我(当时)解散了队员们让他们回家,等可以演了又把大家找回来,确实很难。也曾一度由于投资者觉得太土拿不到投资,被迫卖房,接商业演出,接广告,可以说是倾家荡产来养活它(云南映象)。”杨丽萍回忆道。

很多人觉得她不容易,杨丽萍不觉得,“大豹子把小豹子生下来、抚养长大,它就走了,只有人类才觉得这是一种需要回报的付出,大豹子根本没这个想法。”

两段婚姻,孑然一人,没有孩子,这也是世俗眼中杨丽萍为舞蹈的“牺牲和付出”,甚至为她不值。2020年,“一个女人最大的失败是没一个儿女”,网友在杨丽萍社交视频下的留言评论一度在网上引发轩然大波。点赞者众多,但反对的观点更多,诸多女明星自主发微博声援,“时至今日,还有人将儿孙满堂当做女人的唯一成就……生育工具?我们早就不是了!”

图片来源:杨丽萍微博

“人会走向衰老,走向死亡,这都是必然的。”杨丽萍回应道,“但你的精神是年轻的,你的气息是美好的。只要自认为过得好,没有伤害其他人,就可以。望我们都能自在。”

至于是否生儿育女,在杨丽萍看来更并非为艺术创作的牺牲。“生儿育女不影响艺术,世界上很多著名舞蹈家都有自己的孩子。我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亲手建造自己的家园、舞团,侄女小彩旗两岁多就在我身边,我没有遗憾。”

她不止一次说过,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不是占有甚至不是体验,她只是生命的旁观者。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淌、白云如何飘移、露珠如何凝成……答案存在于万物之中——怎么倒水,风怎么吹进来,看到晚霞,黄昏很美好,非常珍贵,这就是答案。她的所有作品也都在讲述这个命题:“人们不停地占有,不停地放弃,我不一定非要去占有或体验,我观察就行了。”

图片来源:杨丽萍微博 

2012年,五十多岁的杨丽萍巡演她自编自演的《孔雀》舞剧,这是她在央视春晚舞台演出《雀之恋》被誉为“最美节目”之际,营销方极尽噱头,将“收官之作”的概念加诸于这台舞剧,“活得有品质,做事有品质,我有自己的要求,也有清晰的安排,什么时候退出舞台,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也不需要谁挽留。”杨丽萍淡然道,“退下舞台,可以搞创作,也可以种白薯,像我这样的人放在哪里都会活得有滋有味。” 

为什么要抗拒商业?吃饱了才有力气跳舞

接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时,她正在从昆明去大理的车上。

图片来源:杨丽萍微博

“去给我们本地的一个牛奶品牌做代言。”这些在世俗眼中“伤羽毛”的商业活动,她是否不情愿?“不,为什么抗拒呢?人吃饱了才能唱歌跳舞。”杨丽萍断然道,“我天天都在做,没有拒绝,特别是给家乡企业的品牌(代言)。”

车子过隧道了,她把“频道”切换成云南话,清脆地和司机聊路线。她为大理的牛奶品牌站台,合影、发言、参观,在直播中温和地配合着主办方的安排,一身长至脚踝的洁白纱衣,身材瘦削,长发飘飘,头顶她标志性的民族风帽子,一落座,打开一把小扇子。

无论从哪里看,都不像是六十多岁的样子。她自称老年人,“我们老年人喝这种奶是有益的,现在年龄大了,喜欢喝高钙益生菌牛奶”。

千回百转,杨丽萍绝非不经世事的柔弱仙子。二十年前,她离开舞团,开办公司,自负盈亏,一张票一张票地卖,向市场求生存。新冠疫情重压下,演出时断时续,新三板公司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连续两年亏损,杨丽萍没有怨言更没有“躺平”,想尽一切办法“自救”。

“反正从古到今,没见到哪个舞蹈家多富有,跳舞创造的财富和流量明星不同,和其他行业不一样。这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行业,一个一个动作去跳,一张一张票去卖,都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这不是一个发横财的职业。”杨丽萍说,“我需要赚钱养活自己和这个剧团,但不是贪婪”。

不排斥商业,亦不排斥新鲜事物。杨丽萍熟练地使用短视频社交平台,她在上面发自己年轻时的舞蹈视频,把指甲做成花的模样,分享生活之美。

“我不觉得这些平台有高低之分,一个人不要把自己设定(得)多清高。前段时间我们为了复排《孔雀》,我们缺演员,我在短视频网站上看到一个女孩,我就问她身高、年龄,真的把她招了进来。今天我又找到了‘男孔雀’,所以平常之处珍藏了很多有才华的人。”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舞蹈《虎啸图》是杨丽萍的又一次试水。“疫情来了没有舞台,我就想网上播出的那些短视频、微电影,那舞蹈为什么不可以做成这种形式付费观看呢?我就试验了《虎啸图》,做成微电影的方式,在互联网上付费观看。也不像各大平台人家自己有资金,我都是先自己出资,最后再慢慢回收,然后再做下一个作品。”

一直实验创新,杨丽萍说自己经常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最早的《云南映象》,大家都看惯了以往民族歌舞的形式,当你突然给他们一个真挚的、来自泥土、来自祖先的声音,就会触动他们。后来又有了像《十面埋伏》这种实验性的现代舞,《春牛图》和《虎啸图》又与以往完全不同。”

她观察到线上演唱会的形式,“崔健的直播,反响热烈。”直播舞蹈这个念头也浮现过,但太难了。“舞蹈很抽象,直播镜头不好看。”

有了这些内容创作,商业搭档王焱武再为这些IP寻找更多变现渠道。“和品牌方合作推出相关衍生品,比如彩妆、游戏、NFT产品。”但他也坦言,这些商业上的赋能和想法,还远不足以解决目前的困境,“只能说先存活下来,把公司运营下去,肯定不会放弃,遇到困难大家一起想办法。”

辞掉投行工作来到杨丽萍身边共事十多年,王焱武称这些年来最大的收获是心灵上的。“我们去巡演,哪怕有限流的要求,票房都爆满,可以看出,任何时候,大家都非常渴望精神营养。”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