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池厂商华慧能源闯关创业板 多家供应商曾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锂电池厂商华慧能源闯关创业板 多家供应商曾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每日经济新闻 2022-03-10 23:54:02

◎记者注意到,虽然华慧能源的智能玩具领域产品毛利率较高,但同行业可比公司的诸多应用领域均没有智能玩具。“公司的主要应用领域为智能玩具,暂无与公司应用领域具有完全可对比性的上市公司。”华慧能源称。不过,公司同时提示相关风险称:若未来公司在行业竞争中,不能持续推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优质产品,那么公司的市场扩张可能受到一定影响,从而给公司的经营带来不利影响。

◎华慧能源的前五大客户名单相对稳定,如新明玩具、捷达玩具、赛嘉集团等客户均多次出现在名单中。但公司前五大供应商名单变动频繁,报告期内能在名单中出现两次及以上的供应商仅有两三家。记者注意到,部分供应商曾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每经记者 张明双    每经编辑 魏官红    

从新三板摘牌三年多时间后,湖南华慧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慧能源)向创业板发起冲刺,拟通过IPO募集资金3.67亿元用于电容式锂电池扩产、研发中心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目前已获深交所受理。

与同行业可比公司有所不同的是,华慧能源所生产的电容式锂离子电池最大应用领域为智能玩具,2018年-2020年及2021年1月-6月(以下简称报告期),公司前五大客户有较多国内外玩具厂商且名单相对稳定,而前五大供应商名单则变动频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公司部分供应商陷入司法纠纷中,还曾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毛利率较高且与行业走势不一致

华慧能源目前专注于消费类锂离子电池领域,产品主要应用于智能玩具、小家电、LED照明、智能车载设备、电子烟、数码产品等领域。报告期内,华慧能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74亿元、2.09亿元、1.91亿元和1.30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688.20万元、3258.90万元、5332.07万元和3954.78万元。

图片来源:招股书(申报稿)截图

目前A股市场上的锂电池厂商较多,华慧能源选取了亿纬锂能(300014,SZ)、鹏辉能源(300438,SZ)、声光电科(600877,SH)以及已在创业板过会的重庆市紫建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同行业可比公司。

与上述公司相比,华慧能源的业务规模偏小,但公司毛利率较高。报告期内,华慧能源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1.98%、46.62%、54.62%和55.54%,整体呈上升趋势;而同行业可比公司主营业务平均毛利率分别为37.47%、36.14%、34.72%、31.61%,整体呈下降趋势,且低于华慧能源相关数据。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公司中,鹏辉能源未单独列示数码消费类业务毛利率,将该公司移除统计后,其他同行业同比公司平均毛利率为42.21%、40.37%、40.82%、39.49%,整体仍低于华慧能源相关数据。

华慧能源表示,公司智能玩具领域产品毛利率较高,其他领域产品毛利率也略高于同行业公司,主要系公司创新的工艺路线有效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

报告期内,华慧能源来自智能玩具客户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7.30%、32.59%、47.81%和53.86%,是产品最大应用领域。而智能玩具领域产品毛利率分别高达53.64%、54.82%、64.70%、64.74%,华慧能源表示,主要系公司对下游客户的议价能力较强,在原材料价格下降的情况下销售定价保持稳定。

记者注意到,虽然华慧能源的智能玩具领域产品毛利率较高,但同行业可比公司的诸多应用领域均没有智能玩具,只有鹏辉能源在多个应用领域中提到“电动玩具”。“公司的主要应用领域为智能玩具,暂无与公司应用领域具有完全可对比性的上市公司。”华慧能源称。

若智能玩具领域产品毛利率更高一些,同行业公司进入这一领域是否存在一定门槛?目前无法得知。不过华慧能源提示相关风险称:随着下游市场需求不断增长,吸引了不少企业进入公司所处行业,行业竞争也随之加剧;若未来公司在行业竞争中,不能持续推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优质产品,那么公司的市场扩张可能受到一定影响,从而给公司的经营带来不利影响。

部分供应商曾被列为被执行人

华慧能源的前五大客户名单相对稳定,如新明玩具、捷达玩具、赛嘉集团等客户均多次出现在名单中。与此相反的是,华慧能源前五大供应商名单变动频繁,报告期内能在名单中出现两次及以上的供应商仅有两三家。记者注意到,部分供应商曾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

澳5官网www.a55555.net)是澳洲幸运5彩票官方网站,开放澳洲幸运5彩票会员开户、澳洲幸运5彩票代理开户、澳洲幸运5彩票线上投注、澳洲幸运5实时开奖等服务的平台。

,

深圳市凌鑫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凌鑫电子)是华慧能源2019年、2020年、2021年1月-6月第二大供应商,公司采购金额分别为460.01万元、553.09万元、357.30万元。记者综合启信宝和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了解到,2017年9月26日,凌鑫电子被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案号为“(2016)陕0104执恢454号”;虽然凌鑫电子与执行申请人达成执行和解并履行完毕,但双方在后续费用的承担方面仍有纠纷,导致该公司584535元存款于2018年5月被强制执行,案号为“(2018)陕0104执366号”。目前该公司已不是被执行人。


图片来源:招股书(申报稿)截图

青岛干运高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是华慧能源2020年第三大供应商、2021年1月-6月第五大供应商,公司采购金额分别为440.97万元、168.14万元。启信宝信息显示,2021年4月至2022年1月,由于涉入多起买卖合同纠纷,该公司曾被定南县、宜丰县、绍兴市上虞区、余姚市等地人民法院立案执行,执行标的最大的一笔为案号“(2022)浙0604执114号”的120万元,该案目前已执行完毕。

四川浩普瑞新能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是华慧能源2019年第四大供应商,公司采购金额为357.24万元。记者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查询到,2019年-2021年,该公司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案件多达十余起。

记者还注意到,报告期内,华慧能源的第一大供应商一直在变动。但在报告期前的几年,有一家企业多次成为华慧能源第一大供应商,就是已经从新三板摘牌的杉杉能源。

按照华慧能源申请挂牌新三板时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申报稿)以及挂牌期间的年报,2013年-2015年及2017年,杉杉能源(包括其前身)均为华慧能源第一大供应商,同时也是公司2016年第四大供应商。

这样一家合作多年的供应商,却从2018年起消失在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公司与杉杉能源的合作是否还在继续?招股书(申报稿)内并未提及。

那么,前五大供应商变动频繁是否为行业现象?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亿纬锂能、鹏辉能源、声光电科在近几年年报中均没有披露前五大供应商具体名单,而根据紫建电子招股书(申报稿),2017年-2019年及2020年1-3月,杉杉(包括杉杉能源、上海杉杉科技有限公司等)、惠州市盛微电子有限公司、惠州市华沃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星为科技有限公司均在前五名供应商名单中出现了3至4次,较为稳定,而杉杉一直为其第一大供应商。

存在收取货款未及时申报缴税情形

华慧能源在招股书(申报稿)还披露了被税务部门调查的相关情况。2021年7月1日,国家税务总局益阳市税务局稽查局税收违法案件举报中心收到举报材料,材料反映华慧能源未如实履行纳税义务,涉嫌偷税。

随后益阳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进行了为期两个多月的深入实地调查与外调,调查发现华慧能源前身华慧有限于2012年-2016年期间,存在收取货款的当期未及时申报缴税的情况,但已于2019年进行逐笔清理,剔除往来款后确认含税销售收入6102.61万元,在本次调查结论出具之前已向当地主管税务机关补充申报并补缴入库税款2348.88万元,缴纳滞纳金2099.16万元。

根据益阳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的调查反馈,尚未发现公司存在涉税违法行为,故建议不予立案稽查。

此外,华慧能源涉及两起诉讼。2021年8月,华慧能源收到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传票等相关文件,案件为奥飞娱乐(002292,SZ)及其全资子公司起诉公司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该案件已开庭,截至招股书(申报稿)签署日,案件一审尚未判决。

另一起诉讼则是中山市格美通用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格美)起诉华慧能源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中山格美认为,因华慧能源卖出的电池存在结构设计、工艺及材料上的质量问题,导致中山格美卖出的耳机产品遭到客户大量退货,对公司造成损失。法院一审判决华慧能源赔偿中山格美经济损失247.06万元及利息。

但华慧能源不服判决,向法院提交二审诉讼状。2021年10月8日,二审法院撤销一审法院判决,判决华慧能源向中山格美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截至招股书(申报稿)签署日,公司已支付前述款项,该案件已完结。

对于IPO相关事宜,3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华慧能源并发送了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400087393

  • 评论列表: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