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 > 文章内容

usdt法币交易平台(www.caibao.it):西夏佛影 | 金石契

日期:2021-03-14 浏览:

USDT自动充值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原题目:西夏佛影 | 金石契

甘肃武威古称姑臧,郦道元《水经注》云,姑臧“有龙形,故曰卧龙城。西北七里,器械三里,本匈奴所筑也”。经前凉张氏政权扩建为著名天下的姑臧七城。姑臧地扼河西走廊通往西域的咽喉,是控制河西区域的兵家要地,自汉魏以来,先后成为前凉、后凉、南凉政权的首都、西夏陪都。

凉州大云寺始建于前凉张天锡升平七年(363),唐武则天时改大云寺,西夏易名护国寺,置感通塔碑于寺内。

张掖弘仁宝觉寺大佛殿位于甘肃张掖市区西南隅,俗称大佛寺,始建于西夏崇宗永安元年(1098),本名迦叶如来寺。据寺内明宣宗朱瞻基御制《敕赐宝觉寺碑记》,西夏国师思能(嵬咩氏)在此发现古卧佛像数尊,遂发愿制作宏刹,召募四方。此举获得崇宗李乾顺的支持,遂建卧佛寺为其母梁太后祈求冥福。今寺内主体修建大佛殿为甘肃境内最大的西夏修建,殿内保留有天下最大的室内木胎泥塑释迦牟尼佛涅梁像,身长 34.5米,亦西夏时所造。

明正统十年(1445)十月,英宗朱祁镇颁赐《北藏》一部,藏于张掖弘仁宝觉寺。此为泥金书玄奘法师译《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六百卷局部,卷前有“钦差镇守陕西甘肃御马监太监兼尚宝监太监鲁安公”王贵写经序言,云:“夙承愿力,气禀忠良,亲奉敕命,会集多士,用泥金而誊写,裁绫锦以装潢。”经文以《永乐北藏》为蓝本誊录,书体为明代官方盛行的“台阁体”楷书,一丝不苟,装潢华美。

清嘉庆九年(1804),金石学家张澍在大云寺内一封存碑亭内发现,是我国现存西夏文与华文对照,字数最多、内容最厚实的碑刻,具有主要史学、文字学和书法价值。(参见罗福颐《重修护国寺感通塔碑(西夏碑)》,《文物》1961年第四五期合刊)

《凉州重修护国寺感通塔碑》又称《西夏碑》,是西夏崇宗李乾顺天祐民安五年(1094)为称颂西夏帝后修复因地震损坏的护国寺感通塔而立的碑刻。碑两面刻。碑阳额西夏文篆书2行8字,译为“敕建感通塔之碑文”。碑阳西夏文楷书,28行,每行65字。碑阴华文篆额“凉州重修护国寺感通塔碑铭”3行12字,现仅存下部6字。碑阴华文楷书,张思政书,凡26行,满行70字。碑额两侧线刻伎乐菩萨,作挥舞绸带姿态。碑文述及感通塔的来源、灵验以及西夏修塔的历程,碑阴、碑阳内容大致相同,但在段落顺序、官职名称、人名、时间以及叙事详略上略有差异。2004年重新发现了碑座,四周高浮雕舞狮、飞马、麒麟、莲花等图案。

此碑被封存在碑亭中,安然渡过700余年岁月。张澍《养素堂文集》卷一九《书西炎天祐民安碑后》记述了发现经由:“此碑在武威城内北隅清应寺中,有碑亭,前后砖砌,封锁己久。耆老亦不知为何碑,但言不能启,启则若有风雹之灾。余于嘉庆甲子年(1804),自贵州玉屏引疾归家,暇与友人游览,欲圻其封,僧不能。强之,亦不能。乃言:‘若有祸祟,我辈当之,与主持无预。’乃允,遂呼佣人数辈启其前甓瓿而碑见,高一丈许,灰尘积寸许。帚之,乍视字皆可识,熟视无一字可识,字体方整与今楷书无异。……按,史言夏国家系其臣野利仁荣所造,或元昊作之,未知其审。此碑自余发之,乃始见于天壤,金石家又增一种奇书矣。”

张澍发现《西夏碑》后,撰《书西炎天祐民安碑后》跋语,是第一个研究此碑的学者。1898年,法国人德维利亚(Deveria)凭证此碑拓片,撰《唐古特西夏国的碑刻》一文,首次确定该碑正面为西夏文。1932年,罗福成在《国立北平图书馆馆刊》第四卷三号上,全文揭晓译写的西夏文、华文碑文。往后,日本西田龙雄,以及史金波、陈炳应、李鼎文等人先后对碑文举行了考证、弥补研究,《西夏碑》蕴含的主要价值越来越清晰和完整。

碑阴华文碑铭云:“众匠率职,百工效技。朽者缋者,是墁是饰。丹菔具设,金碧相间。绚烂日月,焕然日新。丽矣壮矣,莫能名状。”华文碑文题记云:“天祐民安五年岁次甲戌正月甲戌朔十五日戊子建。书番碑旌记典集冷批浑嵬名遇,供写南北章表张思政书并篆额。”又有石匠职员、修塔寺监石碑番汉僧众题名。碑阳西夏文第一行译为:“明了上国境凉州感应塔之碑铭。”碑颂节译为:“无色端云,朝朝更复金光飞;三世诸佛,夜夜如绕圣灯现。一节毕已,先隧道得心欢喜;七级悉察,福智人得神宫到。”形貌修复后的宝塔,具有一定的文学色彩。(参见李范文《西夏通史》,人民出书社、宁夏人民出书社2005年8月版)

榆林窟位于甘肃瓜州县西75千米榆林河峡谷断崖两岸,现存唐、五代、宋、回鹘、西夏、元、清洞窟42个,尤以吐蕃时期修建的第25窟、西夏时期修建的第3窟艺术成就最高,是与敦煌莫高窟在时代上慎密相连的石窟系统。

榆林窟保留了五代沙州归义军以及西夏、元代的墨书题记百余则,具有史学与艺术价值。如第16窟甬道两侧回鹘夫人与曹议金供养像及题记,榜题“北方大回鹘圣天公主陇西李氏一心供养”“敕归义军节度使检校太师兼托西大王谯郡开国公曹议金一心供养”,均为字画俱佳之作。又如第35窟东壁的画师供养像,有“施主沙州土匠都流动画院使、归义军节度使押衙银光禄医生检校太子来宾竺保一心供养”“节度押衙知画手银青光禄医生检校太子来宾武保琳一心供养”等,说明归义军曹氏政权模拟中原在敦煌设立画院,且画师职位远高于中原政权。

榆林窟第3窟开凿于西夏,是一处显密连系而以密教为主的洞窟,甬道现存西夏和元代供养人题记。其西壁北侧的“文殊变”与南侧的“普贤变”,皆绘成于西夏时期,以党项族偏心的白色和青绿色调为主,构图远大周详,笔法曼妙,描绘细腻,生动传神,宫殿、山水、人物皆深谙唐宋中原名家的绘画技法,可谓隋唐以来这一题材的巅峰之作。窟顶壁间的曼荼罗坛城以及“净土变”“维摩诘经变”“观无量寿经变”等都是享誉天下的壁画杰作。

西夏文字是党项族开国之后,李元昊命大臣野利仁荣借鉴汉字字形和笔画创制的文字,有6000余字,号称“国书”推行,官府文诰、法典、佛经文籍、碑刻印章以及民间文书皆用之。西夏文贯串了西夏王朝始终,而且其消亡之后,涣散于各地的遗民依然使用,如北京居庸关云台、保定莲池书院经幢上都发现有元明时期的西夏文刻石。

《宋史·夏国传上》云:“元昊自制蕃书,命野利仁荣绎之,成十二卷。字方整类八分,而画颇重复。教国人纪事用蕃书,而译《孝经》《尔雅》《四言杂字》为蕃语。”同卷《元昊上宋廷称帝表》称:“臣偶以狂斐,制小蕃文字,改大汉衣冠。衣冠既就,文字既行,礼乐既张,器用既备,吐蕃、塔塔、张掖、交河,莫不从伏。称王则不喜,朝帝则是从,辐辏屡期,山呼齐举,伏愿一垓之土地,建为万乘之邦家。”《辽史补遗》谓西夏文“字画繁冗,曲屈类符箓”。经现代学者考证,西夏文每字多在十画左右,撇捺斜笔较多,具有对照完整的构字系统和纪律,现在已基本可以释读。西夏语属于汉藏语系羌语支的语言,其读音已失传。

1974年宁夏银川西夏王陵6号陵出土,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藏。

石雕神兽像神色夸张,充满张力,座顶左上方刻西夏文三行,译为“小虫旷负”“志文支座”“瞻行通雕写盛行”。背部刻华文楷书“砌垒匠高世昌”一行,应是西夏石匠姓名。其功效可能是碑座。

铜质,阴刻。征集品。故宫博物院藏。

印文直译为“工监专印”。西夏官印由党项人缔造的西夏文篆书铸造,构图丰满,气概怪异。西夏仁宗天盛年间(1149—1169)颁布的法典《天盛改旧新定律令》对官员用印作了较为详细的划定,如“诸司行文字时,司印、官印等用纯金、纯银及铜镀银、铜等四种,依司位、官品等,划明白其高下,依以下所定为之”。可见西夏官印的质地、轻重、巨细是随官职崎岖而有严酷区其余。西夏官印自清代金石家著录,一直无人辨识,也不知所藏为何印。现在共发现西夏官印150余方,印文皆为阴刻,线条多为流通的白文篆法,具有汉印遗意,与隋唐官印的气概区别较大。西夏官印对现代篆刻创作具有借鉴意义。(参见罗福颐等《西夏官印汇考》,宁夏人民出书社1982年2月版)

1975年宁夏银川西夏王陵2号陵西夏第五代天子李仁孝寿陵遗址出土,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藏。

西夏文、华文两面刻。此石由五块残石粘成,是拼合后存字最多的一块。碑文笔画匀称,笔力遒劲,是西夏文书法珍品。(参见宁夏博物馆挖掘整理、李范文编释《西夏陵墓出土残碑粹编》,文物出书社1984年11月版)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楷书。1975年宁夏银川西夏王陵7号陵碑亭遗址出土,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藏。

据考,残碑碑文为西夏崇宗李乾顺大德五年(1139)亲撰之《灵芝颂》断章。书法方整凝重,得颜柳笔意。

1975年9月宁夏银川西夏王陵2号陵碑亭出土。陵前碑亭两座,东为华文碑,西为西夏文碑,凡出土残碑1775块。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藏。

释文:白上国大(明了上国)

护城圣德

至懿天子

寿陵志文

雕版印刷,为西夏文《现在贤劫千佛名经》卷首扉画。中国国家图书馆藏。

据西夏文题记,画面上部僧人为译场主译白智光,下部左为“母梁氏皇太后”,右为“子明盛天子”,即西夏惠宗李秉常。西夏时期,木活字印刷的经书已普遍盛行,深受北宋文化影响。

1909年,俄国探险队科兹洛夫于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黑水城遗址挖掘。现藏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圣彼得堡分所。

据末页题记,此书是西夏人骨勒茂才编写的西夏文、华文双语双解字典。其序言亦为西夏文、华文两种,曰:“不学番言,则岂合番人之众;不会汉语,则岂入汉人之数。”《番汉适时掌中珠》自觉现以来,被誉为“打开西夏学研究大门的钥匙”。

绢本彩绘,轴幅装帧式样完好。1986年宁夏贺兰县拜寺口双塔出土,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藏。

画面为密教题材的上师形象,态度平静,面露悲悯,施禅定说法印,具有吐蕃或党项人特征。藏传释教对西夏释教发生了深刻影响,西夏人直接从藏文译出《大藏经》。《黑鞑靼事略》云:“西夏国俗,自其主以下皆敬国师,凡有女子,必先以荐国师,尔后敢适人。”仁宗李仁孝乾祐七年(1176)确立的《西夏黑水建桥敕碑》以汉、藏双语合璧刻成,西夏王陵10号陵亦有“土蕃是我邻邦”的记述。西夏消亡后,一部门西夏人北上,一部门西夏人南迁至四川大凉山木雅区域,确立城邦,与藏族融合为一体,即今木雅人。(参见邓少秦《西康木雅乡西吴王考》,中国学典馆1945年版)

1991年宁夏贺兰县拜寺沟方塔出土,宁夏回族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此卷由九张白麻纸粘连,通篇为西夏文行草书,至今尚未辨识。据卷末题记,此卷为党项人酩布氏所有。西夏党项人参照华文缔造了篆书、楷书、行书和草书,皆有实物证实。此卷笔法流通,誊写随意,特色鲜明,是研究西夏文字及书法的珍贵资料。

华文、西夏文合璧。1991年宁夏贺兰县拜寺沟方塔出土,宁夏回族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西夏五朝崇信释教,曾多次向北宋以马匹孝顺,求赐佛经,翻译流布,释教在西夏迅速流传。此塔心木柱华文行书题记云:“特发心愿,重修砖塔一座,并盖佛殿、缠腰塑画佛像,至四月一日起立塔心柱,奉为天子、皇太后万岁,重臣千秋,雨顺风调,万民乐业,法轮常转。今特奉诏书……”可见是西夏皇室敕建。书风轻灵潇洒,挥运自若。

西夏文楷书。二十世纪八十年月发现于河北保定市韩庄。凡二幢,编为一号幢、二号幢,皆八面刻。现藏保定莲池书院。

二幢首题皆西夏文“胜相幢”、西夏文经文及题记,二号幢第一面有华文题记“大明弘治十五年十月 日,住持咤失领占确立”,与一号幢第一面的西夏文题记内容相同,可见二幢应为同时所立。二号幢第八面又有党项族遗民题名凡五十人,内有西夏皇族嵬咩氏,故此二幢是探索西夏灭国之后遗民动向的主要实物。(参见武文革《明代保定西夏文石幢研究》,新华出书社2007年1月版)

张永强后记:

莲池书院弘治西夏文二幢,所刻为佛顶尊胜佛母咒,为藏密经咒,汉地多刻佛陀波利尊胜咒,二者差异。《黑鞑靼事略》言西夏佛典多译自吐蕃,国俗亦被浸染。以此幢可知,虽国灭民散而其俗未改也。戊戌盛夏,余自西域历敦煌、至武威,观《凉州重修护国寺感通塔碑》,手扪其石,倘佯者久之。以书迹视之,此幢真娟秀可玩者矣,笔画亦如明人台阁之风。

昔游莲池,观苏灵芝《田仁琬德政碑》于柳风荷影之间,复于垣下观西夏文二幢,与李范文先生相语甚欢。后历涉南北,至银川兴庆府、王陵故地,追寻西夏遗踪。去年夏,于敦煌莫高窟、榆林窟观西夏壁画、题记,青绿灿然,恍若天宫。夫以索头遗种,其兴也勃焉,国家破灭,遗民散落,历元明数百年犹不停。吁!可叹哉!

左华文造幢时日、主持僧名与第一石第一面西夏文题记略同,盖一人所刻立者,笔意亦类。此幢宝盖及幢座亦完好,皆同时所造。第五面、第六面剥泐,了无字迹可寻矣。此第八面为造幢党项遗民题名,凡五十人,内有嵬名氏者,西夏皇族,或作嵬咩氏,若崇宗永安年间西夏国师思能(建张掖卧佛大寺,故迦叶如来寺,至今犹存,殿堂依旧)。以此幢可知,虽经成吉思汗屠城,然西夏皇族未尽灭也。己亥立夏,巡斋。

本栏目图文选自《从长安到敦煌》,原名为“第七节 西域遗踪”,由本书作者、现代金石学者张永强先生授权刊发,在此示意谢谢!

金石契主编张振国(棠村)简介:

张振国:字定庵,号棠村、圆振居士,河北正定人,斋号观云精舍。雅好金石字画,近年来主要从事金石学的流传与研究。原为人民日报社《人民文摘》杂志艺术部主任,《异常艺术》杂志主编,现为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高研班书法金石事情室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金石契》杂志主编,金石契微信民众平台团结首创人。2016年元月主理《净土石华——秋碧堂藏古代释教石刻拓片展》;2017年3月举行《净心守志——张振国丁酉青州书法展》。2017年8月举行《净心守志——张振国书法金石题跋展》。现居北京。

金石契执行主编马龙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