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文章内容

usdt充币教程(www.6allbet.com):罗永浩:你要说我“干啥啥不行”,那钱是怎么挣到的?

日期:2021-01-16 浏览:

在电商洪流的连续打击下,一直“破圈”的罗永浩涌入直播带货“网红圈”,只是这次,他多了一项艰难的义务:还债6亿。

就在2020年9月,罗永浩在着名节目《脱口秀大会》中对外回应他两年还债4亿元的事实,还讥讽称6亿元债务还完后,会拍一部纪录片,名叫“真还传”。

从耕作六年的锤子科技,到试图挑战微信的谈天宝,再到红极一时的电子烟,罗永浩似乎总是以失败者的角色收割关注。

“你要说我干啥啥不行,那钱是怎么挣到的呢?”面临网友“干啥啥不行,还钱第一名”的讥讽,罗永浩在对话红星新闻时示意,“这种论调我经常看到,一部门是纯粹开顽笑的,我没有往心里去。这句话自己逻辑就前后矛盾。”

▲罗永浩

两年还债4亿

今年年底有望“无债一身轻”

红星新闻:此前你宣称已还债4个亿,是若何做到的?

罗永浩:不全是直播电商赚的,这4个亿还了快要两年,包罗卖掉手机团队和相关知识产权的1.8亿,另外的2亿多,是介入做另一家公司赚的钱和做直播电商赚的钱。直播收入最高的场次,一是去年8月和苏宁互助的专场直播,另外就是刚刚已往的1月10号年货节直播,13小时直播。两次直播成交额都破了2亿。希望2021年能做到日播,这也会加速还债的速率,不出意外的话今年年底之前还清所有债务。

红星新闻:为什么会选择直播带货来还债呢?

罗永浩:由于2019年的事儿不太顺,以是年终岁尾的时刻思量到还款压力,一度想去做纯娱乐节目,好比说去录一些综艺,做一些脱口秀,用这些来还债,然则那时娱乐圈行业也不景气。厥后有做电商的同伙给我“洗脑”,讲直播电商是一个很大的时机。别人可能会以为,我利用了我的网红身份来赚“快钱”,早先我还抗拒,以是也浪费了一些时间,然则等到同伙连续一直给我发一些有分量的调研讲述和商业剖析的时刻,我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做了这个决议,前后不到三周。对我来讲,本质照样以为直播是一个很严肃的生意,而且处在时机风口。

红星新闻:有网友以为你“干啥啥不行,还钱第一名”?

罗永浩:这种论调我经常看到,一部门是纯粹开顽笑的,我没有往心里去。你说要是干啥啥不行,那钱是怎么挣到的?这句话自己逻辑就前后矛盾,做电商直播,我们是认真的。

▲直播中的罗永浩(中)

红星新闻:怎么看别人说你靠网红身份赚钱?

罗永浩:通过做企业最终成为网红的,都是由于他自己的业绩足够精彩。然则先成为一个网红,或者是把网红身份当成焦点竞争力去创业或者做企业的,成功率极低。就直播电商行业来说,多数我们的偕行,都在致力于怎么培育或挖掘一个超级大网红,许多机构不知道这个行业的焦点竞争力实在是供应链。人人看到的表象,是我对直播形式和方式上做了许多优化,然则这些在我们的事情里只占了很小一个板块,我们在已往九个月里最主要改善的就是供应链能力,这才是焦点。

红星新闻:网友以为你“口条好”,擅于怂恿,你也自黑是“首席忽悠官”,这是否是你选择进军直播的缘故原由?

罗永浩:我们并不是靠“忽悠”来卖货的,我们的直播间并没有江湖气很重、地摊感很重的那种吆喝,也没有演出性子的花招,我们很随和,爱开顽笑。我们从平台拿到的数据就显示,我们的粉丝受众人群是以一线为主、白领为主、高学历人群为主,基于这些真实数据,我们的直播室才做了这样的定位。在这个历程里,我也没有对我原来事情上的人设做许多调整,基本上照样一脉相承的。

红星新闻:那你直播的“人设”是怎样?

罗永浩:我们的直播整体气氛是谈天、沟通交流,高高兴兴给人人先容点儿器械。纵然有时刻器械递错了,我们也可以开个玩笑,这样的效果反倒让人更舒适,不让人有压力。它并不是说正确彩排、然后分秒不差就会有更好的效果,好比像企业的大型公布会、大型演讲是一定要那样的,然则我们这个类似一些音乐人或者是脱口秀演员,在小俱乐部、小夜总会的演出,他自己可能准备得很充实,然则现场不需要那种分毫不差的正确运作,有的时刻出点儿瑕疵,甚至有意出点儿瑕疵,然后现场讲个笑话,化解掉什么整体气氛,实在是更好的。

运转到现在,早就没有了一开始那段时间的慌忙,所有主播包罗我,对于直播节奏也掌握得很熟练了。不外到现在,选品全程我都照样介入的,到开播前忙的话有可能不会按最后现场讲的顺序整个彩排过一遍,由于上边要讲的所有信息,在选品历程中实在都是琐屑彩排过了,然后到了现场若是有时间照样会只管地排好幻灯片顺序,但整个完整的像大型演讲一样过一遍、过两遍,就很少发生。

已举报“翻车事宜”上游供应商

称王海是“碰瓷”

红星新闻:直播首次试水你有什么感受?

罗永浩:实在那时留给我做直播准备的时间是严重不足的。由于(去年)3月份一直到第一次直播前的一两天还在忙林林总总的商务对接、互助,最后导致第一场留的调研学习、训练时间都是严重不足的,我实验跟平台商议晚一些上,他们以为时机不等人,以是是硬头皮上了。我刚开始做直播时刻的想法,现在80%、90%都被推翻了。早期我们都是隔周一播,然则我每周谈客户,给他们的建媾和收费尺度等,全在一直调整,以至于客户们都很溃逃,感受我们一天一变。

▲直播中的罗永浩(左三)

红星新闻:直播带货和你的前几回创业履历有何转变?

罗永浩:我之前说首场直播时间严重不足,在锤科的时刻也是,我希望每一场公布会前的两三周,是有足够的时间准备一场高质量的公布会,而不思量任何其他事情。到最后做公布会前的一两天,可能还要天天都有许多的时间跟市场、产物、研发、公关部门一直地对接林林总总的事情,这是小企业运作一个比较大的事情的时刻面临的逆境吧,最后留给公布会的时间是严重不足的。

以是严酷意义上我没有先天异禀,我的公布会是我以为用足了我以为应该准备得稀奇好的一个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它,而之前做教育培训机构的时刻,由于营业模式简朴,以是实在我在教育培训时代做那些大型演讲是有很足够的时间准备的。

红星新闻:怎么看待涉足直播后的几回“翻车”,好比三倍赔付羊毛衫事宜?

罗永浩:这是一起涉案金额高达近两百万的恶意敲诈行为,我们和互助方上了上游供应商的当。现在我们正在追究供货商的刑事责任,相关市场监视管理局已经受理立案。与此同时,由于这类案件的处置和执行异常贫苦、旷日持久,以是我们在发现假羊毛衫的第一时间,就放置启动了先行赔付的措施。现在所有买了假羊毛衫的消费者,都已经获得了全额退款加三倍赔付。事后,我们内部也迅速开展了改善事情,只管杜绝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红星新闻:团队对此是否有所反思?

罗永浩:到现在为止,选品全程我都在介入。

除了前期更严苛的资质审核,在选品和检测流程上,我们针对容易出风险的产物,每次放置10-20名漫衍在天下1-3线都市的亲友作为买家,在直播时同步购置,收货后寄回交给同伙公司或互助的专业机构,统一做专业检测。制止某些无良互助商,在送样品和现实售卖时做手脚――这在行业里是时不时会发生的。固然,一旦发现类似情形,我们会永不再跟这些商家互助。

▲直播中的罗永浩(右)

红星新闻:但今后你直播间的漱口水又被“职业打假人”王海质疑了。

罗永浩:王海对我们的打假行为是赤裸裸的“碰瓷”,我们已依次做出澄清,请海内代理商出具文件,协调品牌方拍摄工厂视频等。

然则被职业打假人“盯”上一事也是情理之中。由于名气和影响力,我们获益良多,响应地负担更多的义务,被泼脏水也是正常的,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辅助团队内部重新确立流程,他们就像啄木鸟一样能起到一定作用。不外,若是遇到穷追不舍的人,一旦造成实质性的损失,我们会用商誉罪起诉。

若是对现在事情有辅助

未来不排挤做脱口秀

红星新闻:随着直播越来越火,流量数据造假、产物质量造假等问题确实层出不穷。

罗永浩:直播电商是一个远景远大的新生事物,但现在鱼龙混杂的征象照样挺严重的,由于绝大多数平台的成交总额都是依据下单金额(包罗事后退货的在内)来统计,以是有些主播想把数据做悦目、泡沫弄大。我以为小动作和小花招意义不大,由于另有退货率,但这也不利于直播电商行业的健康发展,以是我们希望无论是平台的羁系,照样政策的羁系,都能尽快高效落实,边发现问题边整治。

红星新闻:但这些问题已经让部门消费者对直播带货发生质疑。

罗永浩:直播销售现在是一个新生事物,又处在风口,以是人人会格外强调它的优势和缺陷,实在它就是零售业的一个有机组成部门。根据现在客观的、现实的商业大环境来说,百分之百地杜绝赝品是不可能的。在这个大前提下,我们虽然不敢答应未来做到百分之百无赝品,但我们敢答应万一泛起赝品问题时,我们一定是解决得最快、最实时、最有诚意的。

▲直播中的罗永浩(右)

红星新闻:不少主播会用“要卖完了”等话术怂恿观众去下订单,类似销售套路你用过吗?

罗永浩:若是我们有的时刻会说到一些好比说“再不买就没有了”,“赶快抢”或者是或者说什么“我们跟厂商联系一下,看能不能补补货”……我们说到这种话的时刻,只有两种情形:一种是确实是这样,没有演出;第二种是就是戏谑,开开顽笑,也拿我们的偕行开顽笑,但没有恶意和攻击性,就以为挺好玩的。由于我和朱萧木有的时刻有意做出类似这种(显示)的时刻,你能看到留言谈论显示,用户现场是知道我们在干嘛,以是人人笑得很开心,没有以为我们是用一些拙劣的花招去骗他们买更多器械。

红星新闻:去年下半年你加入脱口秀后回响热烈,有没有想过不做直播去做脱口秀?

罗永浩:脱口秀一直都很适合我,这是不以我小我私家意愿为转移的一个公认的事情,我挺喜欢脱口秀的,所有能给别人带去快乐的器械或多或少都市让我有满足感。

原则上,我是不思量单纯做脱口秀,由于放到六、七十岁的时刻也可以做。然则若是做这个对我正在从事的事业有辅助,我有可能投入更多精神。今年我可能还会去做一些综艺节目,甚至是去做一些脱口秀,但这一定是由于对我现在所做的事情有辅助。

红星新闻记者 罗丹妮

编辑 李彬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