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文章内容

长治景点:OPEC+集会会议“谈崩” 原油市场迎来“至暗时刻”

日期:2020-03-21 浏览:


长治景点:OPEC+集会会议“谈崩” 原油市场迎来“至暗时刻”

  产油国掀起原油价值战

  上周,因新冠肺炎疫情激发市场避险情绪伸张导致油价一连下跌的配景下,被市场寄予但愿的OPEC+集会会议最终意外“谈崩”,OPEC及非OPEC产油国未能就进一步减产告竣共鸣,主要源于俄罗斯阻挡OPEC提出的减产150万桶/日的发起。会后,沙特率先暗示将增产,最高将增至1200万桶/日,而1月沙特原油产量为970万桶/日,同时大幅下调销往美国、欧洲以及远东地域原油销售价值,下调幅度创近20年来新高,可谓是正式对俄罗斯宣战。

  作为回应,俄罗斯方面暗示打算从4月开始增加原油产量,与此同时,俄罗斯财务部称,俄罗斯可以或许遭受油价在6—10年内维持在25—30美元/桶的程度,国度财产基金高出1500亿美元,可以在恒久低油价的情况下动用。随后,尼日利亚等部门OPEC成员国也暗示将增产。以沙特为首的OPEC国度和以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国度均绝不示弱激发油市心态崩塌,国际油价继上周五大跌后,本周一早盘一度下跌超30%,跌幅创1991年以来新高,产油国提倡增产“海潮”及价值战给油市带来庞大攻击。

  2017年以来,减产同盟一连减产对油价形成必然支撑,给油市带来托底浸染,在疫情激发全球原油需求大幅下滑的配景下,市场对此次集会会议能进一步减产有着较高的预期,但最终功效令市场失望,加剧了市场心态的瓦解。对付产油国来说,油价走高切合其配合的好处,因此才有了已往几年的连系减产。而此番俄罗斯拒绝OPEC方面的减产发起,实际上是有必然怨念和底气的。今朝在全球原油市场中,俄罗斯、沙特、美国可谓是“三足鼎立”,三国合计原油产量在全球中的占比高出40%,但近几年由于各国产量的变革,其市场份额也在产生着微妙的变革。俄罗斯作为非OPEC国度中最大的产油国,近几年减产执行率不高,根基未能足额减产,其市场份额根基维持不变,然而美国页岩油一连增产以及沙特恒久维持超额减产使得美国的市场份额在不绝提高而沙特的份额在不绝下降,沙特与美国之间有配合的政治及经济好处,让渡份额或者也是必不得已,但对付俄罗斯来说,一连的减产非但没有换来油价的上涨反而某种水平上还损失了市场份额,或者早已“心生怨念”。

  那俄罗斯拒绝减产的底气源于什么呢?对付绝大部门产油国来说,其财务收入严重依赖于原油出口,2018年,沙特原油出口金额在该国总出口中的占比到达67%,而在2013年之前高达80%,但2018年俄罗斯原油出口金额在总出口中占比为28%,2013年之前也只有35%阁下,显然,俄罗斯的对外商业越发多元化,对原油出口的依赖远小于沙特。

图为全球三大产油国原油产量

  别的,固然大部门产油国的原油开采本钱都很低,尤其是沙特等中东部门产油国开采本钱不敷10美元/桶,但其可以或许维持财务均衡的油价却很是高,OPEC成员国财务均衡油价普遍在50美元/桶以上,沙特2020年的财务均衡油价在85美元/桶,而俄罗斯财务均衡油价仅在40美元阁下,沙特财务均衡油价险些是俄罗斯的两倍,与此同时,俄罗斯已持续两年实现财务盈余,而沙特持续6年财务赤字。此前,俄罗斯财务部方面暗示,假如油价跌至每桶25—30美元,俄罗斯将有足够的储蓄来支持三年的财务预算支出。因此,从财务收入的角度看,低油价对沙特的攻击更大。所以我们看到,已往几年沙特减产越发努力,而俄罗斯也有底气拒绝减产。但我们认为,无论是在低油价下仍僵持增产照旧价值战,都不是各产油国想要的功效,各国冲击油价的政策更多是欺压对方重回会谈桌。因此,在我们看来,后期各产油国重启会谈的大概性较大,这也是将来油市企稳并反弹的重要条件之一。

  全球原油需求遭遇重创

  近期,疫情在全球市场伸张给原油需求造成重创,各大机构纷纷下调本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长预期,IEA最新的月报显示,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为9990万桶/日,较上年淘汰90万桶/日。2020年第一季度原油需求将同比淘汰249万桶/日,估量第二季度原油需求将淘汰40万桶/日,第三季度将增加135万桶/日,第四季度增加80万桶/日。别的,国际能源署署长比罗尔暗示受疫情影响,第一季度原油市场大概呈现350万桶/日的过剩。除此之外,近期也有越来越多的机构认为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将呈现下滑,尤其是一季度需求降幅将十理解显,这将是近10年来首次。